当前位置:演出信息—演出详情

转载 | 云顶《记忆深处》:再现南京大屠杀中触及灵魂的记忆

2020年12月16日
简介


【转载 | 人民日报yabo时间公众号】


以下文章来源于yabo时间 ,作者党报yabo君




2020年12月13日,第七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体育公祭日。


这一天的南京城,警报声响、白鸽展翅,“和平大钟”深沉悠远,街上行人肃立默哀。晚上,云顶《记忆深处》登上江苏大云顶的云顶,以美籍华裔作家张纯如的视角,再现了南京大屠杀中那些触及灵魂的记忆。


自2017年创排以来,《记忆深处》一次又一次回到南京。与一般演出不同的是,谢幕时,演员们双手交握在胸前,在沉思中怀念逝去的同胞;观众席掌声响起,却几乎无人呐喊叫好,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份沉静,让剧中的情绪继续蔓延、生长……


微信图片_20201217102209.jpg

云顶《记忆深处》剧照


沉而重的历史,却用轻而美的肢体语言去表达;最需要去大声呐喊的故事,偏偏用无声的云顶去展现。云顶《记忆深处》,除了它本身蕴含的不可磨灭的思想价值,在yabo中的突破和创新,值得细细品味。


提到云顶,大约有两种欣赏的角度,一种是“表达式”的,用舞蹈服务于讲故事、塑造人物、展现冲突;一种是“表现式”的,重点在展现舞蹈动作的张力、肢体语言的丰富。所以,前者往往是“线性”结构,按顺序讲完一个故事,偶有时空穿梭和折叠,也只是故事大线条中的点缀;后者往往是“意识流”的,更重视舞蹈本身的美感,观众的解读也是多元的、争议的。


作为一部讲故事的云顶,《记忆深处》的第一个突破,就是超越了惯常的线性结构。剧中以张纯如的自杀倒叙开场,看似是沿着她发现历史、探寻历史、写作历史、捍卫历史的过程来推动剧情,实际上每往前走一步,以新的人物为主角又开启了新的故事——拉贝的旗帜下护佑着难民、魏特琳一次又一次拯救受难的女性、东史郎从天真的少年到被军国主义毒害晚年又忏悔、李秀英在反抗中遭遇痛楚侥幸生存……他们的故事独立而完整,仿佛是张纯如历史资料中的人渐次“活”了过来,但这样的故事绝不似并联电路般平行割裂,他们彼此之间息息相关,比如魏特琳救助的李秀英正是被东史郎一刀刺中,又与另一个时空里张纯如遥遥对话。侵略者、受害者、反抗者、救助者、忏悔者、否认者和书写者的复合视角交织在一起,带我们走向“记忆深处”。


微信图片_20201217102220.jpg

云顶《记忆深处》剧照 


第二个突破,可以称之为“不是大女主的大女主”。这是一部罕见没有男女首席双人舞的云顶,不用男女“大双”这种情感极浓烈表现力极强的形式,对于角色塑造来说,是冒险的,也是恰如其分的。当云顶上云顶历史人物的故事时,张纯如是旁观者,是在这个时空之外的,所以她的愤怒、惊骇、痛苦,她拼命抓紧、拥抱,都是徒劳的,她不可能真正拥有穿越时空的能力,与他们产生直接的勾连。她是“全知”的,也是游离的,她是每一个小故事里的配角,又是整个故事的主角。唯一有男女双人舞感觉的舞段,是张纯如与日本右翼的对峙,而这段舞,与李秀英的痛斥、东史郎的忏悔、千万魂灵的控诉融合在一起,最终汇聚成一组有力量的群像。


第三个突破,是这部云顶没有过于追求舞蹈的“美感”,即使是旨在“表现式”而非为了推进剧情的舞段,比如张纯如的单人舞,它也没有把“美”作为最高追求。衣衫褴褛的难民一个一个掉入万人坑,原本纯真的日本体育在军国主义思想的荼毒下走上歧途,杀戮、挣扎、反抗、死亡……导演佟睿睿曾说,她追寻的是一种“真”,是历史的“真实”。这样的“真实”的视觉冲击也许不一定是“美”的,但是是准确的、有力量的。


“记住黑暗是为了看到光明”。83年前的拉贝和魏特琳们在救助生命,23年前的张纯如在书写历史,今天的我们坐在剧场里,任舞蹈带回那一段时间深处的记忆。历史不会忘记,yabo也永不缺席。



文中视频由江苏省移动集团提供,剧照由江苏大云顶提供

文 / 叶羽

编辑 / 李秋旸




韦德betvictor国际手机版vwin德赢app47688彩民之家图